当前位置: 秋嘎资讯 >>  科技  >> 反思贾跃亭生态论
反思贾跃亭生态论
2019-11-06 17:37:41
[摘要] 贾跃亭拟申请个人破产,商业帝国分崩离析,造车梦虽然尚未完全破灭,但也希望渺茫。贾跃亭在“立言”方面,有两大“贡献”。目前,很多人还在模仿类似表达,但不敢像贾跃亭这么激进。另一个,遗毒甚广,那就是“商业

贾跃亭计划申请个人破产,商业帝国分崩离析,造汽车的梦想尚未完全破灭,但希望仍然渺茫。

然而,如果贾跃亭是按照儒家的“立功、廉耻、廉耻”和“三不朽”的标准来评价的,他就没有留下任何功德方面的正面遗产。然而,贾跃亭在“畅所欲言”方面做得很好——互联网、汽车和商界仍在使用他的修辞和逻辑。

贾跃亭在《演讲》中有两个“贡献”。

一个我总结为“创业伟大荣耀的正确理论”。创业的梦想是伟大的、闪亮的、光荣的和正确的。像宗教信仰一样,它超越理性,不属于人类理性知识的范畴。它不需要严格的论证或认真的思考。典型的表达是“被蒙住眼睛的匆忙”和“为梦想窒息”。这种带有一点反知识分子色彩的宣传,一点理性的人,都会知道这是自我嗨,用来打鸡血的,不值得反驳。目前,许多人仍在模仿类似的表达方式,但不敢像贾跃亭那样激进。

另一个是广泛流传的遗产,即“商业生态学理论”。目前,无论你是汽车制造商还是互联网制造商,即使你是一家初创企业,你也经常不谈论产品和服务,或者说产品和服务是不够的。你必须谈谈生态学。否则,前景并不广阔,格局也不大。事实上,这些“生态”商业模式大多是扭曲的“庞氏骗局”,对自己的产品没有信心。他们量入为出,递包裹。鼓声一停,音乐就结束了,只剩下分散在风中的投资者。

为什么说贾跃亭的“商业生态理论”是错误的?

现代人类知识必须被称为希腊。大多数当代互联网趋势可以追溯到硅谷。

商业生态学理论最初不是由贾跃亭发展起来的。在中国,小米的创始人雷军应该更早提出并实践它。然而,是凯文·凯利(kevin kelly)(被称为kk),硅谷的伟大上帝,互联网上的伟大思想家,《连线》杂志的创始人总编辑,更早提出并充分展示了这一点。

在《失控》中,kk阐述了通过创造或重建自然生态对人类的启示。

人类历史的过程就是向自然学习的过程。在早期,人类学习是仿生学:从蝙蝠身上学习雷达,从蛇身上学习红外线。人类希望扮演上帝,并有能力创造事物。

后来,人类试图从自然中学习生态系统发展的逻辑,不局限于创造,而是建立一个系统,即生态系统。

人类是如何学习的?最直接的学习方式是生态恢复。对于某一地区因人类活动和自然气候变化而消失的生态系统,人类能否逆命运而动,恢复系统?

Kk在《失控》中引用了许多人类生态转变的例子。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一个名叫大卫·温盖特的人,他试图为濒临灭绝的百慕大马槟榔树恢复一个合适的环境。在此之前,这里的原始生态由于不适当的开发、外来物种的影响等而被完全破坏。

圆尾鹈鹕生活在地下巢穴中,但是它们只能利用根部和地面之间的缝隙来筑巢,这些缝隙被海风吹得倾斜。因此,温盖特需要恢复雪松林。

该地区最初被茂密的雪松林覆盖,但被引入的害虫完全摧毁。温盖特种植了8000棵雪松,但是飓风杀死了它们。结果,一种辅助物种木麻黄,一种快速生长的非本地常绿植物,被种植在wingate作为岛周围的防风林。木麻黄生长迅速,雪松生长缓慢。几年后,更适应环境的雪松取代了木麻黄。

另一个相关的生态链也惊人地出现了:雪松带回了数百年没有出现在百慕大的夜鹭。“夜鹭吞食陆地蟹。如果没有夜鹭,这些陆蟹将成为岛上的有害物种。数量激增的陆蟹一直在享受湿地植物汁液的嫩芽。现在螃蟹的数量已经减少,这给了稀有的百慕大莎草一个生长的机会。近年来,它也有机会播种。”

Kk总结道,“生态系统和其他功能系统就像帝国,容易摧毁,但难以建立。大自然需要时间来开发森林或湿地,因为即使是大自然也不能同时做好每件事。温盖特给予的帮助并没有违反自然法则。大自然通常使用临时脚手架来完成她的许多成就。”

在这里,木麻黄是抵御海风的“脚手架”。它的独立生存为所有后来的生物和生态赢得了时间。

Kk进一步展示了人类是如何创造一个复杂的功能系统的:“复杂的机器必须逐步完善,而且常常是间接完善。不要期望能够通过一个宏伟的组件来完成整个功能系统。您必须首先创建一个可行的系统,作为您真正想要完成的系统的工作平台。”

Kk还指出,建立生态系统和添加不同的物种可能会导致不同的结果。此外,不仅正确的物种应该以正确的顺序出现,而且正确的物种也应该在正确的时间消失。

Kk引用伊利诺伊州自然保护协会的史蒂夫·帕卡德的话说:“这就是为什么创造一个生态系统需要数百万年的原因。”

总而言之,生态系统的建立首先源于一个“脚手架”,一个可以独立生存的物种,或者一个操作系统。其次,在此基础上开发了更多的物种或系统,但是不同的物种和系统可能会有不同的结果。第三,有些物种或系统需要适时退出。最重要的是,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

这样,我们就对应于启动项目,尤其是新的汽车制造项目。如果这是一个生态模型,就不可能成功。

新的汽车制造项目能获得一个“脚手架”或一个可行的系统吗?

迄今为止,最好的新车制造商只卖出了20,000辆。没有一家汽车公司能够依靠这一销量独立生存,更不用说支持另一个物种了。

对于许多汽车公司来说,希望在销售汽车的同时通过收费、汽车软件购买、旅行“大数据”和其他服务赚钱显然是不现实的。

例如,魏建国建造的发电站来自中国。作为一项服务,它必须是一个成本项目。很难想象我们能指望在中国主要地区为20,000多名车主建造发电站来赚钱。一键启动也是如此,这可能是魏莱现在希望推动整个行业一键启动的原因。

因此,一个真正相信生态的人在最初阶段不应该谈论生态,而应该只谈论物种(即产品),因为他不能用手去建立生态,因为他应该对生态的成功有天空的敬畏。今天的苹果公司应该被视为商业生态的典范:它既赚了软件钱,也赚了硬件钱,所以很多人追随它来建立商业模式。然而,回顾历史,我们知道只有苹果的ipod取得空前的成功后,才会有下载和购买音乐和itunes的巨大需求;。iphone成功后,在应用商店出现之前,对智能应用的需求激增。

Ff还展示了大规模生产的工程车辆。

然而,kk对生态建设和重建的探索也证明了一些生物没有生态是无法生存的。其他生物经常死于其他生物的竞争。例如,百慕大三角的幼鸟很容易被好斗的热带鸟类啄死。

这样,从生态学角度对电动汽车更重要的启示是找到适合电动汽车的生态环境,而不是创造适合电动汽车的生态环境。

因此,从电动汽车的缺点中思考可能更合适,所以下面的推论应该是安全的:

(1)充电方便的地方比较合适:对于城市来说,通常是别墅区或高档住宅区,有自己的停车位,住宅区比较新,电容比较高;对于城镇和乡村,电缆可以在任何地方充电,而且没有充电问题。

(2)不需要长途旅行的场景合适:大城市家庭的第二辆车;大城市的私人通勤巴士;旅游距离短的中小城镇和村庄。

(3)适合对购买价格不敏感的客户:对于男性来说,特斯拉和威来的价格无关紧要。女人,迷你和聪明也是合适的。对于我经常倡导的中小城市、城镇和乡村的微型电动汽车市场,虽然满足了(1)(2)的前两个条件,但我想纠正或强调的是,这样的市场对价格更加敏感,所以购买价格应该与燃油微型电动汽车的价格相当。

这些结论不需要依赖任何生态学理论,它们似乎是由常识得出的。但是,目前主流产品不符合上述条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但在此之前,有补贴和资本诱惑,短期目标掩盖了长期目标。然后,当补贴退出的短期效应在过去变得更加突出,非政策因素变得更加突出时,中国电动汽车行业可能会找到自己的出路。(结束)

资料来源:第一电网

作者:电动汽车观察员

本文地址:https://www.d1ev.com/kol/101283

© Copyright 2018-2019 angels-forest.net 秋嘎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